京剧杜鹏王蓉蓉事件 京剧演员王蓉蓉婚史

时间:2021-07-31 01:36:20 作者:admin 42341
京剧杜鹏王蓉蓉事件 京剧演员王蓉蓉婚史

京剧界历史上,杜鹏有哪些故事?

杜鹏老师,有名的京剧名家、国家一级演员、京剧老生马派传人、京剧界的伉俪:杜鹏、王蓉蓉。京剧余派传人。

杜鹏,余派老生,他是宗余派的,其实提到余派艺术的创始人余叔岩先生,应该说在京剧界是特别受推崇,大家都非常尊敬他的,这原因是什么呢,杜鹏说他们的京剧老生行影响最大,最早是程长庚,然后是谭鑫培,在这之后,那么谭鑫之后,老生众多,其中余叔岩名望比较大。比如说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京剧界有一种说法,就是把余叔岩、马连良、高庆奎这三位老生演员列为三大贤,还有一种说法,是把余叔岩还有旦行梅兰芳先生、还有武生行的杨小楼先生列为三大贤。你看不管是这种说法还是那种说法,不管是怎么排序,里面都有余叔岩先生,余叔岩先生总是三大贤之一,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得出不管是普通的观众、还是业内人士、还是专家,对于余叔岩先生一种地位的肯定。余叔岩先生学戏一向是规规矩矩的学谭派,不管是唱、念、做、打,还有舞台节奏什么,其它的方面,都是严格按照谭派的基础去继承。那么他又根据自己的条件,有所发展和有所创造,那么社会上一方面公认他是学谭学得好,另一方面,又公认他是自成一派,所以这点的问题就出来了,他既然是谭派,又形成了自己的余派,那么很多戏迷就问了,你说这余派跟谭派我们应该怎么区别,应该说区别不大,因为这个余先生学谭,就是说余先生跟谭先生嗓音是有区别的,因为谭先生他嗓音比较洪亮,比较高亢余先生他比较窄,所以说他在演唱的时候,他就根据自己的条件,就是创造一些气口,一些劲头、用这种方法来完成人物的塑造,是用气息来控制声音,用咱们的行话应该叫,它叫提溜着劲唱,就以《战太平》来说,谭派、余派是怎么唱,杜鹏言,谭先生唱的时候,他是嗓音比较洪亮,声音拉得比较长一点,比如说,为大将临阵时,哪顾得残生,他这么唱,这是谭派余先生呢,他是根据自己条件那么他就唱的节奏有点儿跳跃性的这种风格,“为大将临阵时,哪顾得残生,”他是这么唱的。

有一个戏叫《法场换子》,这个戏最大的亮点就是有大段的唱,其实故事好像跟这个《赵氏孤儿》有些相似,这出戏是描写了徐策年过半百,刚有了一个儿子,但是为了拯救忠良的后代,他不惜把自己的儿子送上法场,把忠良的后代替换下来。我们可以想徐策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所以这个时候在法场上有一大段唱,这段唱腔我们说、它的特点就是苍凉凄楚,这段反二黄唱腔描写了徐策的这种悲痛无奈的心情,他身为薛家的至交,还有丞相,可是没有能力去拯救他们的性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还有这个薛家去蒙受奇冤。我们说这个戏,真是突出了徐策的一种侠肝义胆,他的主题看起来跟那个《赵氏孤儿》有点儿相似,唱这段反二黄他的一些体会,这段反二黄跟其他的反二黄区别也不大,一般的唱腔,一般的第一句,像见夫人哭出了法场以外,一般的反二黄,一般都落在中眼上,那么余先生设计这段唱的时候,他把它设计到这个板上了,这个腔的末尾有一句非常巧的一个唱腔,“以外”,就后面这个腔他觉得对徐策此时此刻的这种心情描述就增加了一些色彩。余先生在创作剧目或者创作作品的时候,他的艺术原则就是说要要求一个完整性,他这种完整性他考虑,第一个含义应该是说这个剧目的时间,它的相对稳定性,就是说这个剧目,是什么时间必须要结束,就是不能快也不能慢,就是说他是这种原则,另外他还有对这个唱段、唱段的每一段唱腔的这种节奏、时间要求也挺高的,他不能就是说,今天我唱得长了一点,明天我唱又短了一点,是说他比较稳定,杜鹏他觉得他说的这种完整性可能是、就是这些内容。余叔岩先生他讲究这个完整性,是不是强调了这个唱腔和表演上的尺寸的把握,平常我们理解尺寸是指的这个唱腔节奏的快与慢,我们还经常讲究说要有劲头,劲头是指的这个控制音量的大小,他当时作为表演系的主任,并且作为余派的当时青年演员,他怎么理解这个尺寸和劲头。

应该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作为一个专业演员如果要熊掌握这方面的能力的话,应该是很成熟了。余先生在自己创作演出的当中,他就是根据自己的这种功力,唱念做打综合的素质,他每次演出都是全力以赴,就严格按照这种人物、剧目和形式的要求,发挥自己的一些优长,所以说他在这个方面来说是一丝不苟的。还有一出戏叫《盗宗卷》,这过去是不是叫冷戏,这出戏,所谓冷戏,就是说它有几个原因,一个是它可能是那个剧情可能是有问题,另外它可能是这个表演、表现形式可能是没有流传的价值,那么作为《盗宗卷》他觉得它还不算是冷戏,因为这个剧目,从它的剧情到它的表现形式,都是有演出的价值,从剧情来说,它这个剧情比较跌宕起伏,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从这点来看,这出戏应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一出剧目。过去我们老说一些不常演的戏,就是现在不常演的戏,过去我们叫冷戏,其实冷戏是不是还包含了这样一层意思,就说这样的一些戏,如果演不好的话很容易冷场,怎么说呢,这出戏为什么现在很少有人演,它没有大段的唱,它主要是以念白和做功为主,唱段不多,但是它很有它的特点,就说它有它这出戏演唱的特点,那么说演这个戏的演员应该具备唱、念、做、打,打也要应该有这方面的能力,才能够完成这出戏的演出。

据了解,余叔岩先生当年偏偏喜欢这出戏,资料上是他在参加梅兰芳组织的这个戏班这个玉群社的时候,他偏偏选择了这个《盗宗卷》,余先生他的特点就是综合素质比较高,他唱念做打都是一招一式规规矩矩演得非常到位,非常有价值,所以说他在参加梅兰芳先生的玉群社的时候,他演出的剧目基本都是别人不演的,经他演来之后呢,特别的耐人寻味,耳目一新,这样的话,就是更体现余先生他的这个综合素质的优势。余先生他的与众不同,还不是表现在技巧方面的展示,他的与众不同关键是就是唱念做打综合素质的体现,所以说,甭管是什么戏,冷戏也好,就是说比较常演的戏也好,经他一演,那么观众就特别喜爱,就更体现了余先生这种唱念做打的综合素质。那么《盗宗卷》这出戏他觉得难点到底在哪儿,这个难点杜鹏他觉得,他可以比较一下咱们演出跟绘画之间有一个联系,就是越是正楷就好比说书法,越练正楷越难,《盗宗卷》他觉得就跟写字有点相近,它可以这么比较一下,因为它,这个戏,完全是靠这个念白、做功,这个剧情当然是起伏跌宕,跌宕起伏、大喜大悲,就是看一个演员,就是用这些方面的一些素质、功力去塑造这个人物。因为它给他的这些手段,其实不是很充分,特别是没有大段唱段的,没有让观众喜欢的这种唱段,不是流水就是散的,所以只有这些东西,那么说就得看演员的表演。其实不光是余叔岩先生,听说马连良先生也擅长演这样的戏,马先生演这出戏,他把这个《盗宗卷》、《淮河营》、《监酒令》他连在一起演,《十老安刘》,那就是大家熟悉的那段唱腔“此时间不可闹笑话”就是这里边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